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对黄昏》是一首好歌,字字锥心,句句泣血。

【忘忧】老王的猫

0.

如果用UC震惊体来描述,那面前的场景就是,“震惊!一成年男子不顾受害者凄厉惨叫,于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抚摸,路人对此竟然视而不见!”

emmmm好吧,其实事实是,老王看着怀里炸毛的小猫,无奈地对护士说,要不我还是过几天再来吧。

直到回到车里,小猫都不理老王的各种讨好,甚至连一个高贵的眼神都不屑施舍。老王想摸摸它的小脑袋,却被轻轻抓了三道印子,小猫似乎也知道自己错了,慢慢踱过来,心不甘情不愿地低头蹭了蹭他的手。

饶是老王已经养了两只祖宗,还是没能免疫这种超绝可爱生物的卖萌——被喵迷倒又不丢人!

噫,这句话好耳熟。

1.

三天前,老王走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掏出手机看了看微信,嗯,还...

2018-03-21

【忘忧】准备好你的一辈子

“宝贝们我建群啦,忘忧专属群!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咻咻咻,这个本来只有两人的小群迅速扩成了一个班,姑娘们顶着各自墙头的头像为了某对甜甜怪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刷翻了天。

【芹菜色】芾桑:宝贝儿们一定要圈地自萌嗷,不要去超话和对家视频里刷哈,很多CP都是因为粉丝刷太多而凉凉QAQ

【队友四号】忘忧宇甜不解释:deideidei我们只发LOFTER~

【八倍鸡儿】小弦:我感觉咱们群能撑起忘忧一片天,超多太太!!

【忽忽的阔乐】蒜蒜:更新啦更新啦~【捂脸

【与君初相识】柴犬夫斯基:赞美太太!!!

………………

【冷圈袁隆平】叶青:忽悠的私信是不是会自动回复啊?

【与君初相识】...

2018-03-20

性感道长,在线互gay,师弟,来搞吗?

江溯之记得,初到金陵时,恰是个草长莺飞,百花相竞的好天气。

许是被金陵的繁华迷住了眼,又或是那天的阳光过于明媚,

节操,就这样消失在了国都的风里。...


2018-02-23

【柳沈】成何体统!(迟来的七夕小段子)

*故事发生在两个人在一起之前,就想逗一逗觉得自己宇直的柳聚聚


沈清秋最近有点疑惑,柳师弟是不是对我有点意见啊?

他摸冰哥的头以示鼓励,路过的柳清歌掷地有声地“哼”了一声,扔下一句硬邦邦的“成何体统”;

他一脸慈祥(?)地看着明帆犯蠢,前来交代除魔事项的柳清歌丢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成何体统!”

他无奈地任宁婴婴扯着袖子撒娇,不知哪冒出来的柳清歌干咳了一声,果然又是一句“成何体统”。

沈清秋确定了,柳师弟,的确对他有意见。

这不能够啊,自灵犀洞中我助他摆脱心魔以示亲好以来,大家便在一派兄友弟恭其乐融融的氛围中向着模范师兄弟发展,我正为能把这么强的战斗力划为队友而美滋滋呢,他怎的又...

2017-08-29

【七九】人间大梦

*大概是狗尾续貂

*也许是我从未深入了解过人性的缘故,我已分不清七九之间是友情是亲情还是爱情,大家愿意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


沈九始终心存一分傲气,就算被洛冰河那般折磨,他也不肯服软。就如很多事情的真相并不一定就是众人以为的那样——柳清歌走火入魔的时候,他其实是想帮他的,只是失了手,而且他们的关系一向不好,所以事情看起来便是沈九乘人之危。可沈九从不屑于解释,误会便误会了,你们都说我刻薄寡恩,说我睚眦必报,那我便认了这桩,反正我身上的业障已经多到自己都数不清,还怕再多上几分么。

被囚禁的时候,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有过“他活着,洛冰河那小畜生就不会找苍穹派麻烦”的想法,他自己都不知道,就算有过...

2017-08-27

【柳沈】是耶非耶,庄周与蝶

(一个乱七八糟的脑洞,柳沈戏份好像不是很多的样子)

“柳清歌师弟,你是否该给我,给苍穹山派一个合理的解释?”岳清源难得用上位者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对柳清歌说话,他右手按在玄肃上,仿佛眼前的人一个字说错便要刀剑相向。

“就是你看到和想的那样。”柳清歌平静地与岳清源对视,目光中却是一片决绝。

“好,好,我苍穹山派数百年未曾有过这样的事,柳师弟,拔剑吧。”

“掌门师兄,得罪。”

“砰——”地一声,玄肃抵住乘鸾,随即以凌厉的招式刺了过去。

明帆和宁婴婴红着眼看向沈清秋:“师尊,您,您怎么能…………”

沈清秋半张脸藏在折扇后面,半晌,叹了口气:“还是到了这一天啊。”

昨日,苍穹山派在安静平...

2017-08-24

【柳沈】接上,一个关于柳沈关系传闻的小段子

百战峰与清净峰往来次数多了,被门下弟子看到的次数也就多了,七嘴八舌的传了不少八卦。

仙姝峰的版本是:

灵犀洞中再相见,美救英雄成佳话;

魔族来犯共应对,出关一怒为蓝颜;

除魔卫道并肩战,美名双双传人间;

与尔同御乘鸾剑,好似仙侣自逍遥;

魅音预言动心弦,情定姻缘一线牵;

白日传情夜缱绻,共赴云雨与巫山;

百战峰色凉如水,红烛幽幽映缠绵;

清净竹林微风拂,只闻鹧鸪语连连;

清歌一曲动秋色,千般风情与君说。

不愿透露姓名的柳宿眠花太太表示,师兄弟、年下、禁断、仇敌变情人的戏码非常适合写成话本,并宣布计划在未来的半年内举办一场茶话会,希望同好的姊姊妹妹们共襄盛举。

百战峰的版...

2017-08-22

【柳沈】为什么要难为我这样一个乖巧的师弟?

(一想到原著中柳聚聚抢了五年尸体,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要发糖,疯狂地发糖!!!)

且说那日陆仁贾师弟茫然地看着自家师兄英勇就义般御剑而去,自己似乎无意间促成了一件大事,顿时感觉自我价值有了提升。然而他便是没料到,这才只是个开始。

柳清歌这几天十分正常,练功、督(吊)促(打)师弟们、处理百战峰内务,完全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在其他师弟们终于松了口气的同时,陆师弟反而开始担忧——师兄到底有没有追求到师嫂?如果有,也没见他这几天出门啊,如果没有,那师兄内心肯定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才会连揍他的力道都轻了许多(?)。陆师弟觉得,这很不可以,为了师兄的幸福,他得做点什么,哪怕被师兄从百战峰上扔下去也...

2017-08-22

【柳沈】直男的事,能叫给里给气么?

(今天不带冰妹玩,没有冰秋QWQ)

这已经是柳清歌今天第九次以路过为名在沈清秋面前晃悠了。沈清秋忍无可忍,刷地收起扇子:“柳师弟,你到底想怎样?”

事情还得从二人与魅音夫人交手后说起。
那时柳清歌刚听完魅音夫人对沈清秋姻缘的预言,整个人暴躁得一笔,恨不得抓着沈清秋的衣领把这些无稽之谈从他脑子里晃出去。事实上在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之前,他也的确已经抓住了沈清秋的衣领,而沈清秋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柳清歌此时并不知道自己中了魅音夫人的魅术,只觉得近在迟尺的这个人今天竟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他着一袭青衣,身上有淡淡的清静峰独有的书卷香气,若有若无地飘着。
沈清秋见柳清歌的脸有些红,感...

2017-08-21
1 / 3

© 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