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对黄昏》是一首好歌,字字锥心,句句泣血。

【柳沈】为什么要难为我这样一个乖巧的师弟?

(一想到原著中柳聚聚抢了五年尸体,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要发糖,疯狂地发糖!!!)

且说那日陆仁贾师弟茫然地看着自家师兄英勇就义般御剑而去,自己似乎无意间促成了一件大事,顿时感觉自我价值有了提升。然而他便是没料到,这才只是个开始。

柳清歌这几天十分正常,练功、督(吊)促(打)师弟们、处理百战峰内务,完全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在其他师弟们终于松了口气的同时,陆师弟反而开始担忧——师兄到底有没有追求到师嫂?如果有,也没见他这几天出门啊,如果没有,那师兄内心肯定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才会连揍他的力道都轻了许多(?)。陆师弟觉得,这很不可以,为了师兄的幸福,他得做点什么,哪怕被师兄从百战峰上扔下去也值了。这样想着, 陆师弟拭去了眼角不存在的泪水,感觉整个人都散发着圣母般的光辉。

陆师弟暗搓搓地扒着柳清歌的门框往里窥视,还未等探出头来,耳边“咻”地一声多了一支毛笔,同时柳清歌冷漠的声音响起:“何事?你今日怎的这么鬼鬼祟祟。”

“嘿嘿嘿,师兄,我是想问问,师、师嫂的事。”陆师弟无法,只好硬着头皮进来。

柳清歌抬眼瞥了他一下,掩饰性地咳了一声才答:“他很好。”

“哇!!!也就是说师兄成功了?!?!?!不愧是师兄!!!……那,那师兄您最近怎么都没出门与师嫂一处,莫非是出了什么问题吗?”贴心小棉裤陆师弟对师兄的情感生活非常关怀,毕竟这关系到百战峰的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只能祈祷那未见面的师嫂能让师兄心情愉♂悦,也不枉他豁出去来八卦,啊不,来表示关心。

柳清歌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他:“为什么要一处?”

……懂了。这位恋爱经验为零的师兄看来是不知道正常恋人该如何相处,那么我就得多操点心了。

“哎呀师兄,虽然您与师嫂已经在一起了,但俩人的关系是需要维护和升温的啊,就算您最近忙着处理仙盟大会的事,也要抽空表达一下您对师嫂的关爱嘛,不然让师嫂觉得您冷落了她多不好!”

柳清歌想了想,觉得陆师弟的话极有道理,这几日是没怎么同沈清秋见面,沈清秋又是个懒散的性子,有什么抱怨也不会说与他知晓,长此以往确是不太好。但他最近又实在抽不出时间,怎么办呢……他目光落在陆师弟身上。

陆仁贾只见师兄薄唇微勾,虽然特别特别好看特别特别帅特别特别让人想嫁(等等?),但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沈清秋正瘫在床上无所事事,从这边滚到那边,还是觉得无聊,便想起那日柳清歌拥着他时说的话。

“我生性不知道如何表达感情,但我确是心悦于你。以后你的麻烦有我处理,无可解有我想办法,你只需做你喜欢的事。你愿意下山我就与你同去,你愿意闭关我就为你护法,总之你做什么都好,我都依你。”

马格叽,这柳聚聚顶着一张好看得天怒人怨的脸说这样的情话简直杀伤力max!!!沈清秋捂着脸想。事情怎么就发展到现在这样了呢,我到底是啥时候看上柳聚聚的?也许是灵犀洞内的惊鸿一瞥,也许是他一掌推开纱华铃那一瞬的风华,也许是他一脸嫌弃又很诚实地带他御剑时的反差,点点滴滴拼凑了一个完整的眉目生动的柳聚聚。想到此处,沈清秋面上又是一红。

正在沈清秋为自己逝去的直男称号扼腕不已时,弟子来报百战峰陆仁贾求见。

此刻陆仁贾正站在清净峰雅致的会客室内,手边有上好的祁门红茶散发幽香,身边有貌美如花的侍女伫立待命,但他完全没心思搭理。他脑海内不断重复柳师兄的那句话,石破天惊般形成了无数回声乱撞一气:

“如此,你便去清净峰问沈清秋安吧。”

如此,如哪个此啊?苍穹山派还有第二个清净峰和沈清秋吗?我一定是听错了吧!!!师兄啊!!!

也许是见陆仁贾的表情太惊悚,柳清歌好心地安慰了他:“去吧,他应该不会计较我这几天没去找他的。”

……你还不如不安慰呢。

沈清秋来到会客室,见到的便是一个面部表情极为纠结的陆仁贾。

“陆师弟,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陆仁贾听到这清冷的声音蓦地抬起头,仔细看看,沈峰主当真是有倾城之色,且看他着一袭青衣,外面的纱罩衫随风微微摆动,面若美玉,眉目温柔,自有一番谪仙的味道;再说嗓音,也当得起“昆山玉碎,芙蓉泣露”的美誉,尤其是他摇着扇子跟你说话的时候,简直教人无酒自醉。这么妙的一个人,竟然就是自家那冷面师兄的心上人,一旦接受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好像越看二人越般配了是怎么一回事,我是不是坏掉了!!!

陆仁贾向沈清秋施了一礼:”无、无事,柳师兄他、他、他让我来问沈师兄安。“磕磕巴巴地表明来意后,也不敢抬头看沈清秋的神色,只得低头作恭敬状。

沈清秋先是一愣,随即展开扇子一声轻笑:“知道了,回去告诉你家师兄,我一切都好,叫他安心准备仙盟大会的事吧。”然后吩咐明帆包了一些罕见的茶叶让他带回去。

陆仁贾不敢多作逗留,急忙御剑回到百战峰。

之后的一段日子,陆仁贾惊恐地发现,自家那粗糙的不拘小节的师兄开始有意识地喝茶了,不仅喝茶,甚至还学会了烹茶,用的便是沈清秋那日叫他带回来的茶叶。

除此之外,百战峰只有他知晓柳清歌与沈清秋的关系,所以柳清歌使唤起他来毫无压力,今日让他专门去问一声安,明日让他去后山摘些新鲜果子送去,后日让他打扫出一间干净屋子专门用来放沈清秋送的物件。

后来清净峰的明帆来得也勤快了起来,他们相遇的时候,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泪光,如果他们来现代走上一遭,就知道,那是被情侣闪瞎狗眼后的应激反应。

所以说,你们俩恋爱,为什么要难为我这样一个乖巧的师弟呢!!!

评论 ( 5 )
热度 ( 190 )

© 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