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对黄昏》是一首好歌,字字锥心,句句泣血。

【柳沈】接上,一个关于柳沈关系传闻的小段子

百战峰与清净峰往来次数多了,被门下弟子看到的次数也就多了,七嘴八舌的传了不少八卦。

仙姝峰的版本是:

灵犀洞中再相见,美救英雄成佳话;

魔族来犯共应对,出关一怒为蓝颜;

除魔卫道并肩战,美名双双传人间;

与尔同御乘鸾剑,好似仙侣自逍遥;

魅音预言动心弦,情定姻缘一线牵;

白日传情夜缱绻,共赴云雨与巫山;

百战峰色凉如水,红烛幽幽映缠绵;

清净竹林微风拂,只闻鹧鸪语连连;

清歌一曲动秋色,千般风情与君说。

不愿透露姓名的柳宿眠花太太表示,师兄弟、年下、禁断、仇敌变情人的戏码非常适合写成话本,并宣布计划在未来的半年内举办一场茶话会,希望同好的姊姊妹妹们共襄盛举。

百战峰的版本是:

最近柳师兄总是时不时地面带微笑,虽然只是唇角弯了很小的弧度,但已经足够骇人的了,他要是冷笑、嘲笑、轻蔑地笑,都好说,唯独这好似“春风拂过,细雨浸润”的笑容让众师弟不能直视。再加上陆仁贾师兄总是念叨着“沈峰主”、“怎么办”、“担心”等字眼,师弟们觉得,柳师兄该不会终于忍不住要收拾沈峰主,并且想到了什么绝佳的能让沈峰主倒霉的办法,所以才这么高兴吧?

陆仁贾看着师弟们叽叽喳喳地八卦,内心甚是复杂,这就好似有人与你讲了一个惊天秘密,但又勒令你不许往出说一样令人难受,难怪几百年后的某国太医要挖个洞大喊“国王长了驴耳朵”才肯罢休(嗯?)。

清净峰的版本是:

师尊以前对除了洛冰河以外的事物都不是很感兴趣,自洛师兄身殒后,师尊更是失魂落魄、黯然销魂(宁婴婴语)。但最近不知是怎的,对穿衣开始挑剔起来,这件的颜色洗得淡了拿去漂染一下,那件的袖口有一处破损需要缝补,这件的暗纹太过俗气拿去压箱底,那件的衣摆有些脱线需要包边。女儿家的心思最为细腻,一些弟子把这变化往出一传,宁婴婴便有了不好的联想,既然女为悦己者容,那男为己悦者貌也是合情合理的,难道师尊有了心上人?一想到人间有太多取了续弦就虐待原配子嗣的先例,宁婴婴就害怕得紧,把这一情况告诉师兄师姐们是想让他们给拿个主意,未曾想他们也是如此认为,顿时清净峰上下笼罩在“师娘要来抢走师尊并虐待门下”的愁云惨雾中。

由此可见,在一定程度上,战斗力最高的并不是百战峰,而是由女娇娥组成的仙姝峰,她们号称“CP可逆不可拆,一切KY皆狗带”(?),如果有人敢在她们面前拆开她们最喜欢的配对,那她们可能以筑基的躯体发出金丹的威力。

以及百战峰众的思维与让姑娘多喝热水的直男着实没有很大区别,再加上醉心于修仙,难怪要孤独一生。

顺便在下认为,以清净峰众的脑洞,加上仙姝峰众的文笔,足可以写出风靡三界的话本,安定峰再也不用为开销而发愁。

评论 ( 5 )
热度 ( 134 )

© 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