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对黄昏》是一首好歌,字字锥心,句句泣血。

【柳沈】成何体统!(迟来的七夕小段子)

*故事发生在两个人在一起之前,就想逗一逗觉得自己宇直的柳聚聚


沈清秋最近有点疑惑,柳师弟是不是对我有点意见啊?

他摸冰哥的头以示鼓励,路过的柳清歌掷地有声地“哼”了一声,扔下一句硬邦邦的“成何体统”;

他一脸慈祥(?)地看着明帆犯蠢,前来交代除魔事项的柳清歌丢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成何体统!”

他无奈地任宁婴婴扯着袖子撒娇,不知哪冒出来的柳清歌干咳了一声,果然又是一句“成何体统”。

沈清秋确定了,柳师弟,的确对他有意见。

这不能够啊,自灵犀洞中我助他摆脱心魔以示亲好以来,大家便在一派兄友弟恭其乐融融的氛围中向着模范师兄弟发展,我正为能把这么强的战斗力划为队友而美滋滋呢,他怎的又看我不爽了?

沈清秋决定找柳师弟谈谈。


柳清歌最近有点生气,沈清秋怎么能如此随便?

他总是温柔地对洛冰河说话,仿佛声音大些便能吹跑那看起来弱柳扶风的小子;

他总是纵容明帆,就算明帆经常把事情搞砸,他也不计较,还笑着安慰;

他总是对宁婴婴很没辙,她撒个娇,他就满足她有些任性的要求,例如亲自带门下弟子下山看灯、允许她在校服上绣些花样等。

柳清歌认为,这样,一点都没有身为师尊应有的威严。

这怎么行,大小也是一峰之主,应该对弟子严格要求,这般纵得他们懈怠惫懒,以后在仙盟大会如何立足?若有紧急情况,他们如何独当一面?

柳清歌决定找沈清秋谈谈。


沈清秋想,人在江湖,脸是完全可以不要的,为了保住老命,跪下抱着大腿唱《征服》也不是不行,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节操。

柳清歌想,近来师门关系越来越融洽,他要提点沈清秋,也得委婉一点。

二人相遇。

柳清歌用颇有深意的眼神盯着沈清秋,希望他能机灵些,看出他此行目的。

沈清秋看在眼里,觉得柳师弟一定是气坏了,不然为何要盯着他不放,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巨冤。

柳清歌看着沈清秋瞄他一眼,再偷偷瞄一眼,就有点无奈地皱了皱眉:我都暗示得如此明显,他怎的还不明白?

沈清秋见柳清歌皱眉,只道不好。他想了想自己在愠怒的时候宁婴婴是怎么做的,那要不,我也像那样给卖个萌?

柳清歌眼睁睁看着沈清秋扯了他的衣袖,轻轻摇晃了几下,有些无辜地道:“柳师弟别生气了吧,为兄在这给你赔不是了嘛。”再加上那双含着殷殷期待的眸子,柳清歌觉得,不好,沈清秋看起来竟然有点可爱。他想严肃一点,却被泛红的耳朵出卖了,只得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成何体统”,转身落荒而逃。

沈清秋尔康手:聚聚你别走,聚聚你回来,聚聚我们还能做小伙伴愉快地玩耍吗?!


然而在不经意间围观了这一切的陆仁贾看来,事情仿佛是这样的:师兄与沈峰主狭路相逢,谁都不肯先退让,于是二人先是眼神交锋,未分胜负;然后沈峰主先发制人,制住了师兄并放话挑衅;师兄碍于师门情面不能动手,却被气得满脸通红,拂袖而去;沈峰主最后还试图用掌风偷袭,但因师兄已经飞远而失败。

便忍不住长叹一声:兄弟阋墙,成何体统啊。

评论 ( 7 )
热度 ( 199 )

© 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