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对黄昏》是一首好歌,字字锥心,句句泣血。

性感道长,在线互gay,师弟,来搞吗?

江溯之记得,初到金陵时,恰是个草长莺飞,百花相竞的好天气。

许是被金陵的繁华迷住了眼,又或是那天的阳光过于明媚,

节操,就这样消失在了国都的风里。

                                                                           ——《百晓生手记》


1.

后来乐痕星师兄慈爱地看着江溯之:”好好的师弟,怎的说瞎就瞎了呢,唉,福生无量天尊。”彼时的江溯之已修炼出堪比城墙的脸皮:“非也非也,为美色所迷惑有何不对?武当头牌,第一妖姬了解一下。”语罢笑嘻嘻地抛了个眼神给旁边的人体会。

乐痕星哈哈一笑,转过头对沉默不语的柳清尘问道:“我倒是很想请教一下柳师兄,亲手把一只羊养成了一匹狼,柳师兄作何感想?”柳清尘神色复杂地瞥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贫道有一句妈卖批不仅要讲还特么要买680金的传音喇叭讲。”

2.

却说甫一入江湖,便参与了十二连环坞事变、被香帅救起、拜入武当萧疏寒门下,江溯之感觉用“人生赢家”来自称并不为过。只是还没来得及窃喜,就遭遇了二师兄忤逆、龙颜震怒,并在数月后被萧居棠以“关爱过气二师兄”为由打包扔给了车夫,一路开往金陵。

开门,这不是开往稚子园的车,放我下去!!!

3.

还是先找个地方歇歇脚吧,金陵这么大,不知何时才能寻得二师兄,委屈。江溯之看前面的茶肆很是热闹,许多江湖中人正围着说书人凑趣儿,便走过去。只是环顾四周,并没有一处桌子是空着的,只好找了位同样着武当服色的道友抱了抱拳:“这位师兄,在下初来此地,想打个尖儿,不知师兄身边的位子可有人用?如果没有,可否介意让给在下?”

那人本戴了斗笠,垂首不知在想什么,闻声只是略微点了点头:“请。”

“哇,我记得你的声音,你是不是我在后山闲逛无意撞到的师兄?!嗨呀姓甚讳何来着......啊,柳清尘,柳师兄!头牌师兄!”江溯之突然兴奋.jpg

诸君莫怪他画风突变,怪只怪这位柳师兄是位有故事的师兄,武当山是座六六六的武当山。

还记得年少时与伙伴说起武林的世家帮派,都评价云梦为“医色双绝”,暗香为“千里不留行”,少林为“众生皆可渡”,华山为“人穷气还壮”(划掉)“雪中侠影”,说道这武当,却是莫衷一是。这个讲我小舅舅的远房妹子的三大爷的第十八个小妾是武当后厨帮工的女儿,她说武当道长个个仙风道骨,不可亵渎;那个讲你胡说,我怎么听武当山下小镇上卖肉的大阿胡说武当有个门规是“凡我武当弟子,禁论长辈私事,若要论,也不能论及掌门”一看就不是正经道长;这个讲对对对,我曾有幸与父亲上山一观,后山竟有十数位道长搂搂抱抱不成个体统,还嚷嚷着什么“师弟搞给吗”,哎呀真是不堪入目。

江溯之自那时便对这个神秘的门派产生了无限向往。

那天他领萧居棠师兄的命,四下走走以熟悉环境,在后山无意撞到了一位师兄。虽是同样着高阶弟子服色,他却因身材修长而更加出尘,再加上一张面若白玉的脸,端的是光风霁月,风华无双。江溯之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见他神色稍有不豫,连忙欠身赔罪。他便挥了挥衣袖:“无事,今后仔细些便是。”声音清极冷极,让人闻而生畏。

江溯之:害怕。

待他回到厢房,与新结识的司徒师兄说起,司徒师兄却是神色暧昧:“师弟还是来武当的时间太短,要知道天法道,道法自然,许多事并不像看起来或者想象中那般,或许真相完全与印象背道而驰也未可知哦~”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你结尾的波浪线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萌新瑟瑟发抖。

4.

武当山还是那个巍峨的武当山,武当弟子却不是当初的武当弟子了。

武当内部自有种传音方式,能让千里之外的同门实时参与同门商谈、闲侃,江溯之暗搓搓潜伏在门派传音中,窥伺着这个门派的秘辛。

[门派]叶问秋:闲来无事,只好去云梦泡个澡。话说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头牌师兄呢?怎么没出来搞事?

[门派]抱清君:柳师兄怕是又去gay哪位师弟了,提前为他续一秒。

[门派]乐痕星:我昨天去华山讨债,居然有华山弟子问我,你们柳师兄近来可好,厉害了我的柳师兄,声名远扬啊

[门派]狐黑七:第一次开门派传音,震惊。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师兄,武当这么gay的吗?!

[门派]萧慕华:不gay不武当,狐师弟,我怀疑你根本不是gay当人。

[门派]北苍:可怕,但我肯定是直男。

[门派]鲸陨:你很快就不是了,师兄师弟们快看,这里有个老实人,大家一起掰弯他!

[门派]栋楼:我!武当第一直男!撩到了云梦小姐姐!烟栖←我老婆了解一下

[门派]杨尘:放肆!来打一架,赢的人才能叫武当第一直男

[门派]道风:不存在的,武当不可能有这么多直男

[门派]柳清尘:......

[门派]叶问秋:哇柳师兄出现了!

[门派]周一:不了解,下一个

[门派]萧慕华:捉住柳师兄!

[门派]司徒竹:武当头牌!

[门派]尹梨廷:打开就看见你们又在gay来gay去。

......

原来武当是这么深不可测的门派吗!!!!!!

江溯之怂成一团。

不,不不不,你要相信,那天见到的柳师兄,一定是被人误解的,他那么好看,那么道骨仙风,那么禁欲(。),一定不会跟这群gay佬同流合污的。

[门派]柳清尘:日常找师弟行那苟且之事。

噢,我的老天啊,瞧瞧这可怜的孩子,他一定是吓坏了,我向天尊发誓,我要用靴子狠狠地踢翻说武当派高风亮节人的屁股,我一定会这么做的。

江溯之,男,19岁,正在经历着人生第一个巨大挫折。

5.

这厢戴着斗笠的武当道长听完,手一抖,茶水悉数倒在裤子上。他扔掉斗笠揪住江溯之的衣襟一字一顿:“我,直男,了解一下。”


王小二说得对,道长是给里给气的道长,武当是整天搞给的武当。

6.

自那日江溯之众目睽睽之下抱着柳清尘疾奔进客栈要了间上房后,江湖上便传开了,各种版本甚嚣尘上。

不愿透露姓名的华山弟子:据说是柳道长的仇家给他下了云梦秘制的怜红露,药性之大来势汹汹,再晚解一刻就要爆体而亡!江道长挺身而出,牺牲自己拯救师兄,真是让人心生敬佩!

匿名的左家庄门生:难道不是二人在茶馆相遇一见钟情天雷勾动地火直接开干吗,整这弯弯绕绕的干啥!

化名的街边小贩:我那天看得真真的,他二人在桌子底下暗通款曲,那柳道长还扯住江道长的衣襟拉过去亲吻,嗨呀光天化日之下真是羞死人了。

一位路过的蝙蝠岛家仆:阿巴,阿巴阿巴啊啊啊巴巴,阿巴,额额巴巴巴。据不可靠渠道翻译,这位是在表达对第二位知情人的赞同。

[门派]三尺雪:柳师兄可算是定下来了,这一天天儿浪得,我就怕他哪天被人直接按倒刚了。

[门派]宋九龄:武当头牌给人拱了,难受,江师弟出来我们打一架

[门派]君念:我刚刚去打本,队里的暗香小姐姐还问我,柳师兄跟江师弟真的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吗,他们以后要如何处理伦理与爱情

[门派]堂在御:江师弟可以啊,一来就拜掌门为师,跟香帅泡妹,跟左轻侯吃鱼,跟薛衣人喝酒,完了还拐跑了头牌师兄,怕是个驾龄十年的老司机。

[门派]江溯之: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瞎说啊......

[门派]叶问秋:卧槽出现了,江师弟,你家柳师兄呢,不会还没下床吧,你对武当第一娇花温柔一点啊

[门派]鲸陨:是啊,好久没见他出来浪了,不会真改邪归正重新做gay了吧

[门派]宋岚:我常常因为自己是一个直男而感到与你们格格不入

[门派]柳清尘:一夜过去了,江师弟怀♂上了我的孩子

[门派]看什么死基佬: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我怀疑你今晚完了

......

江溯之觉得,柳师兄,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

如果不在门派传音,那么柳师兄岂止是惜字如金,简直是”起灵附身,泽楷在世”*。多好的师兄啊,根正苗红的,怎的一打开门派传音就癫狂如斯呢?

你别说,这样时而正经时而浪荡的师兄,竟然有些他妈的可爱。

他还记得初入山门时,某位陌生师兄与他讲,要想在武当武学上有所造诣,首先要融入武当文化中,只有发自内心的认同才能对武学有助益。

什么文化,gay来gay去的文化吗,同门搞基的文化吗,在云梦汤池放着温香软玉的小姐姐不看就跟一群大老爷们儿互摸的文化吗。

江溯之绝望地想,他好像真的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7.

点香阁最近来了位意想不到的人物,惹得许多大人物争相讨好,那人却一直黑着张脸,张口要钱,闭嘴让滚。饶是如此,每天排队等骂的江湖少侠和少女们还是络绎不绝,一掷千金者更是寻常。

江溯之得了萧居棠的飞鹰传书,凭借武当弟子身份和阔绰出手的双重优势成功插队,终于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点香阁头牌”。

蔡居诚:“......”

江溯之:“......”

蔡居诚:“......”

江溯之:“......”

蔡居诚:“带钱了么?”

江溯之:“带...带了......”

蔡居诚:“给我。”

江溯之:“哦......”

蔡居诚:“还有么?”

江溯之:“没......”

蔡居诚:“哦,那你滚吧。”

江溯之......江溯之还未讲话,便被自家二师兄扔出了厢房。

8.

江溯之过上了客栈——点香阁——客栈——点香阁两点一线的生活,柳师兄身负照顾同门师弟的师命,如蔡师兄一般忍辱负重,而蔡师兄在江溯之每日一烦的情况下,渐渐被磨软了态度。

9.

这天江溯之与蔡居诚对酌,想到自己想尽办法讨好柳师兄,也未等到他一个明确答复,他还是与各种师弟师兄调情,对自己含糊其辞,一不留神就多喝了几坛,抱住蔡居诚就不撒手:“二师兄,我好惨啊,我每天都活在被不同人绿的恐惧中,柳师兄他怎么这么皮啊,我超难过der!!!”

蔡居诚说隔壁好像有人在吃螺蛳粉,我也想吃。

于是两个人把点外卖的嫖客揍了一顿,霸占了人家的螺蛳粉。*

蔡居诚一边唆粉一边拍桌:“师父收的弟子真是一届不如一届,喜欢就去追,追不到就下药,你连应天府大牢都不敢蹲你还说你爱他!?”

江溯之抱着碗嘤嘤嘤:“他会讨厌我的:”

蔡居诚恨铁不成钢:“你不了解我们傲娇......啊呸,他们傲娇,如果他对你没有意思,就根本不会理你,什么不敢违抗师命免为其难,不存在的,听哥一句劝,你会回来谢我的。到时候记得把媒人礼金多包一些,师兄要还债。”

10.

这是江溯之头一次在点香阁过夜。

柳清尘坐在椅子上擦了一夜的剑。

11.

因为柳师兄说他喜欢两情相悦但我又不知道怎么把剧情往下写其实是因为我太懒了所以关于江溯之如何把柳清尘睡服这件事你们就当我写过了么么啾。

12.

又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光,金陵城熙熙攘攘,似乎一切与当年没有不同。只是茶肆的说书人又多了新话本,改编自武当两位道长,内容宜室宜家,百姓奔走相告,一时风靡整个大宋。据说大家在八卦的同时,发明了一句认亲切口,凡是自家人,见面俱说一句:

“性感道长,在线互gay,师弟,来搞吗?”


——end——

附,楚留香手游·侠客行·江湖大梦·武当门派日常对话纪实:



真的,别的区我不知道,江湖大梦的武当门派频道就是这么gay,日常就是亲亲师弟,抱抱师兄,师妹师姐和直男完全没有市场。

文中对话基本是真实发生过的

表白各位师兄师弟,跟你们聊天我很开心!

                                                  By 你们可爱的师弟江溯之


*起灵你们都懂,泽楷是《全职高手》里话非常非常少的一个美男子

*如果你能在点香阁过夜,会随机出现一些情况,我真的和蔡师兄吃了螺蛳粉


评论 ( 15 )
热度 ( 16 )

© 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