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对黄昏》是一首好歌,字字锥心,句句泣血。

术士与散人的一场约会

CP:叶喻

多为魏老大视角,可能有微妙的魏喻,自由论证吧

原著梗,1430-1435章

小学生文笔,请多包涵

 

第十赛季,季后赛,兴欣客场对战蓝雨。

上一场魏琛拼尽全力一拖二,成为整个团队赛的胜负手,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这就是老将的不服输,岁月可以磨去他的反应、手速,却永远带不走那颗无论什么时候都想拿冠军的心。

此时蓝雨的老队长叼着烟,站在酒店的窗口,望着对面发呆。

饶是没下限如他,也不得不默默地承认,他将战术执行得很艰难。也许再来这么一场,他就做不到众人眼中的精彩一拖二,这是不可复制的一次,超水平的发挥。

曾经被所有人忽视的少年,那个总是温温和和的小透明,在成为蓝雨的基石后,带给他巨大的震撼。喻文州这几年的成绩有目共睹,魏琛也时时关注着职业联赛,也厚着脸皮对小弟们说,这是我教出来的。不过再厉害,魏琛也是以旁观者身份感受。时隔八年,魏琛对上陌生又熟悉的索克萨尔时,才真切地意识到,喻文州,是真的了不起。

很多人看到喻文州的手速,以为找到了和大神的共同点,甚至幻想着自己是否也能做出一番成就。这个误会很深,喻文州能走到今天,没有万分之一是因为他的缺陷,而是他为了弥补缺陷,表现出的其他才能。

下午,兴欣一行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去了蓝雨场馆熟悉场地。

正瞎转悠呢,就听有人招呼了一句:“来啦!”

是喻文州,这个本不用熟悉自家场馆主队选手,此时安静地站在一边,随意打了声招呼,像是主人招呼上门的客人。

“嗯,来了。”兴欣这边,是叶修回应了一下。

“加油准备。”喻文州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魏琛有些奇怪,喻文州不像是会做多余事情的人。不过再一想,自己又何时真正了解过他呢?

喻文州这类人,是天生的政治家、外交官,跟他相处你永远不会觉得哪里不舒服,他总是把事情办得恰到好处,看着他温和的表情,再大的火气都能消下去。不过也就是这样一类人,想要走进他们心里,很难。

在魏琛的记忆里,除了黄少天,喻文州没有对谁真正上过心。

他神情有些复杂地瞥了眼喻文州远去的身影,再回头,是兴欣的队友们,是一起为着冠军奋斗至今的队友们。

魏琛突然嗤笑了一下,收起那些无谓的胡思乱想。

 

擂台赛,蓝雨首发是喻文州。

 

“这小子,想干嘛?”魏琛着实震惊了。

现场观众也是议论纷纷,解说更是用“不描述这场比赛有多特殊”来间接表现了这情况的非比寻常。

“喂!你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吧!”

叶修也是真的很意外,不过稍微回想一下,就释然了。

常规赛十六轮,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算是给喻文州报了仇,后来喻文州说,期待有一天能和他一对一来一次真正的对决,叶修说了好,不过没想到会是在季后赛里,双方作为首发,相遇。

魏琛却是不知道个中缘由。他想叶修赢的心思是99%,那么还是有1%的期待,是喻文州能克制了叶修,魏琛知道,这样的想法他一点都不该有,却实在是控制不住。

比赛场上,双方已经开始移动了。

君莫笑直切中路,索克萨尔自西侧向南迂回,不大会,两个角色已经靠近地图正中,行动速度缓了些许。君莫笑千机伞一抖,步枪形态出现,打出一个不消耗法力的普通二连击,火力一次次从迷雾中射出,好几次正好擦过索克萨尔。如果不是喻文州判断地丝毫无差,一般情况下,其他人会闪躲一下的。35秒之后,喻文州释放了一个混乱之雨,正好以正上方角度砸向君莫笑,却被撑开的的千机伞挡了回去,正在观众骂娘的时候,六星光牢躲在酸云后面,落下。

喻文州这是断定叶修会向身后开火,所以不进行偷袭,又认为叶修会举伞来挡,才在他的视觉死角中释放另一个咒术。

喻文州能下此判断,如果不是过于自信,那就是十分了解叶修。别人不知道,魏琛是有所知晓的。毕竟他和叶修住一个房间,偶尔会看屏幕上打开的对话框,和些许讨论内容。

两人你来我往了两三个回合,君莫笑未给索克萨尔造成实质性伤害,索克萨尔也没从君莫笑手里讨到便宜,第一波交锋告一段落。

“这磨磨蹭蹭地多耽误功夫,不如我们ROLL点决胜负,输的自己GG。”叶修说。

全场一片哗然,更没想到频道里接着出现了索克萨尔的roll点信息,97点。

“干什么呢?严肃点,这可是季后赛。”叶修话是这么说,场下的人看不到他带着笑意的双眼,他似乎都能想象,喻文州roll点时略带戏谑的唇角。

“他这是……"魏琛有些不懂了。喻文州总是会在别人玩笑时安静地看着,不会主动参与进去,说到底,还是因为骨子里的淡漠疏离。

魏琛开始意识到,喻文州对待叶修,似乎总有些不同。

思绪一旦开了个头,就会顺着这个方向,搜索所有经历过的事来证明这个思路的正确性。

的确是不同的。

看场上喻文州煞有介事地回应着叶修的垃圾话,连裁判都警告双方不要进行过多无意义的交谈,就能嗅见端倪。

喻文州何等淡然的一个人,会在战队被外行记者贬得一无是处的时候,以强硬的姿态表示“我不接受”,固然是因为他对蓝雨和队友们的维护,也难说不会是受叶修影响的结果,这个家伙总是天大地大哥最大的样子,对莫名其妙的问题,要么不在乎,要么一针见血地把对方噎个半死。

又或许喻文州能那么了解叶修,其实是因为他们有着别样的默契?难道赛前喻文州去自家场馆,是为了见叶修?

魏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不是不知道,或者不能接受,自家小弟也有内部消化的,他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会走到一起,再回想起有关二人的事,似乎都有迹可循。叶修和喻文州?啧,这突破天际的违和感。

魏琛这边深深地纠结着,那边比赛却是已快结束,索克萨尔中了暗影陷阱后被君莫笑贴着打,彻底倒下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回到蓝雨选手席,众人纷纷表示打得好,黄少天更是力挺自家队长。喻文州摇了摇头,真实的情况是怎样,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到底还是不行啊。

喻文州很是惆怅了几秒,不过又有些高兴: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能作自己的朋友、对手,和一生的伴侣。

兴欣选手席和蓝雨选手席隔得不算远,能让纠结完了的魏琛正好看清喻文州的表情。

“蛋疼!”

魏琛低声嘟囔了一声,转过头专心看比赛去了。

这两个人,秀恩爱都要比别人高端些,不是蛋疼是什么?

 

Fin.

谢谢阅读=w=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