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对黄昏》是一首好歌,字字锥心,句句泣血。

【百日叶喻Day.08】岁月如歌

 


CP:叶喻     一句话莫橙


 


 


 


文明终归是不断发展的,近些年,社会对于恋人的性别已经大多持有中立态度,不然就叶修和喻文州这情况,没有提前说明,只在微博这个并不严肃的平台上把婚姻状况冷不丁一公布,早就被电竞总局雪藏了。饶是如此,二人还是收到联盟的处分通知和一纸罚单,也算是给了舆论一个交代。


首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后,叶修宣布退役,这次是真的。


新闻发布会上,叶修依旧是懒散模样,双手在桌子上轻轻敲来敲去,就差直接在脸上写“给我键盘”四个字了。当被问到为什么退役的时候,他很诚恳地表示,该拿的冠军都已经拿到了,还是把机会留给其他人吧,不然总是我这张脸出现在冠军领奖台上,你们不腻我都腻了。台下很多霸图粉恨不能有十根中指比给叶修——事实上,自从叶修成为国家队领队,在霸图这仇恨值降了不少,有些更夸张些的,黑转路人也转得差不多了。今天叶修此话一出,重新把脸T精神发挥到了极致,连带着喻文州也受了不少吐槽。


我说,you zuo you die why you still try啊叶修大大!


记者们把该问的都问了个够,终于放过了浑身散发着“再问我就neng死你”气息的叶修。


叶·非常欠揍·修顺着西湖边漫无目的地溜达着,八月份的天气,岸边柳树迎风摇曳地无比欢乐,扯着嗓子喊了一天的蝉终于安静了许多,偶尔会有两三个小孩子拿着风筝跑过去,清脆的笑声能传好远,一切好像和昨天、和前天、和很多个夏天没有什么不同,却让叶修莫名地想起文艺青年最钟爱的一个词:岁月静好。


到B市接受了电竞总局的嘉奖后,众人各自回到了战队,喻文州也没例外。他是职业圈唯一的怪胎,本来应该是缺陷的手速却能延长他的职业寿命。


叶修记得临别时,他和喻文州并肩走在南锣鼓巷,很多小店挂起精致的灯笼,把旁边人的眉眼渲染地格外柔和。


“你跟我说去领证的时候我觉得你一定是疯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真的跟你去了。”喻文州半是调侃半是感慨,刚落的尾音消散在和着京味儿十足叫卖声的微风中,没由来的,让叶修觉得有把他拉进怀里的冲动。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干了。


“干嘛?舍不得我吗?”喻文州把头搁到叶修肩膀上,“话说叶修,聘礼呐?”


“荣耀教科书都是你的了,这么大的礼还不够?”


“呵呵。”


“呵呵。”


两个心脏的交流方式着实神烦,中国语言博大精深,偏偏喜欢用这两个字。


叶修拍拍喻文州的背,隔着薄薄的衬衫,感受属于他的温度,“航班时间快到了啊,真不说点什么?”


“等我。”


然后喻文州在叶修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很轻,很浅。


 


如果这时黄少天能看见叶修的表情,一定会用文字泡把西湖填满。因为叶修是真的笑得很温柔,难得的,不带一丝嘲讽。


“再把沐橙和莫凡的婚礼办了,我就真的能退休喽~”叶修自言自语着眺望远方,正好看见一双大雁掠过,伴着朱砂色的晚霞,美得像一幅画。


 


第十七赛季,蓝雨夺冠,喻文州退役。


两年前大多数相熟的职业选手就已经相继离开职业圈,有的在队伍里做了教练,有的转行做了别的工作。


喻文州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能走到今天,已经很满足了,感谢粉丝们的厚爱,感谢战队的信任,感谢家人的支持。


家人叶修此时正被苏沐橙拉着挑选婚纱——与莫凡爱情长跑了八年,终于有个不错的结局——在门外抽烟时看到对面挂着的直播这场发布会的巨大液晶显示屏,想,他的文州真是好看,一点都不比联盟第一脸差。


“叶修,手机响了。”苏沐橙拉开门递出手机,上面是喻文州发来的短信。


“我下午四点三十到萧山机场,不来接一下吗^_^”


 


 


二十三赛季,荣耀公司宣布游戏将采用最先进的全息技术,提升等级上限至95,散人终于失去了所有优势。


听到新闻时叶修正跟喻文州接放学的孩子们回家,并没有多少感慨。


他们领养了一对兄妹,去孤儿院的时候,其他孩子们都围上来拿礼物,只有这对兄妹站在原地,哥哥把妹妹护在身后,稚嫩的脸上是戒备的神情,妹妹从哥哥身后探出半个头,一双大眼睛中满是不安。


叶修和喻文州用了半年时间亲近他们,终于得到认同。


哥哥叫喻亭溪,妹妹叫叶锦书,两个孩子一样的乖巧懂事。


 


后来孩子们也长大了。


而荣耀这个游戏在四十八赛季过后正式宣告关服。


和喻文州已携手走过半生,叶修觉得自己是彻头彻尾的人生赢家。他现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和喻文州在自家庭院里下下棋,或者一起靠在摇椅里,慢慢地晃啊晃,直晃过了春秋冬夏,与时光轻擦,仍然牵着手,一遍遍描摹铭刻彼此痕迹的回忆。


 


再后来就是他们不知道的事了,喻文州与叶修谱写完一曲岁月如歌,如此这般。


Fin.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