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对黄昏》是一首好歌,字字锥心,句句泣血。

蝉与黄雀的风花雪月

CP:叶喻

割肉喂自己,小学生文笔,请多包涵。 

QQ上收到喻文州发来的消息时,叶修正琢磨越云打过的一场团队赛。

喻文州 19:26:07

前辈,我有点累。

在叶修印象里,从第四赛季认识喻文州起,这个少年总是一副温和的模样,对谁都客客气气,待人接物稳重地让人挑不出错。交往后,他更是事事妥帖,从不见一丝愠色或者稍露疲态。

可是现在他说,他有点累了。

叶修眯着眼看了看那个名叫“蓝雨的小手残”的分组,后边跟着的(1/1)昭示着这个人的与众不同,然后狠狠地吐了个烟圈,乳白色的气体把对话框遮得有些朦胧。

叶修前辈 19:27:18

就为着那打平了的小比赛?

其实叶修知道并不是这样的,可安慰人他并不擅长,而且他相信,喻文州也并不是真的想从他这得到什么安慰。

从得分上来说,蓝雨和雷霆各得5分,算不上输。可这5分却是因为战术和发挥以外的因素失去的,这因素还是喻文州无法控制的。

就像很多人事后所诟病的,如果以后的比赛只剩下暴力的比拼而缺少战术的对抗,那职业联盟还是不要存在比较好了,暴力,网游里就能做到啊。

战术,本该是智慧的闪光,喻文州手速的硬伤被放大后,无法应对高强度改变的战局。

“对手很聪明,很准确地把握住了我的弱点。”

新闻发布会上,喻文州这样说。

叶修能感受到喻文州说这话时的不甘与无奈,他也曾说过,如果喻文州有了匹敌其他职业选手的手速后,联盟的格局或许要变上一变。

喻文州 19:27:58

唔,大概有一点吧。

有人在论坛上发过一篇文章,有一段指出,比起张佳乐、林敬言以及许多在职业圈打拼多年还是未曾加冕的前辈们来说,喻文州一冠在手已经挺幸运了,毕竟他的手速堪堪超过职业选手的及格线。

叶修对此嗤之以鼻。

总有那么些人,只看得到别人的辉煌之处,选择性忽略背后要付出的所有辛酸与怅惘。作为职业圈资历最老的一位,叶修当然能想象像喻文州这样,手速一般的小透明在训练营得到的待遇,说起小透明,一帆不也是么?他们会把经历过的冷遇,忍受过的寂寞,化成坚持的动力,终有一天,会站在最高舞台上,万人瞩目。

叶修其实很高兴,喻文州能跟他说有些累,在他面前,软弱一点没有关系。

叶修前辈 19:28:11

呵,好好休息一下,哥总会帮你讨回来。

喻文州怔忡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乖乖地去浴室准备泡个澡就上床睡觉。

虽然不知道叶修所说的“讨回来”是怎样,他还是立刻放松了下来。无谓的惆怅,他早在四年训练营的磨练中,就不需要了。

喻文州 19:28:19

好啊^_^ 

 

兴欣对雷霆,团队赛,肖时钦被变化越来越复杂的局面弄的应对不暇的时候,叶修居然抽出空打了一行字:

“怎么样?还有没有时间打字啊?”


这一轮蓝雨以10:0利落地结束了比赛,复盘结束后,喻文州在去餐厅的路上,听黄少天眉飞色舞地描述了叶修对雷霆实施BOX-1战术的精彩运用。

黄少天惊讶地看到一向淡定的队长捂着肚子低低地笑出了声。

“队长你也觉得叶修这家伙这次干得漂亮对吧对吧!!难道是他良心发现觉得以前压榨我们蓝溪阁太狠所以帮我们报仇?”

“呵呵,谁知道呢。”

喻文州貌似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却在低头开门的时候放肆地弯了嘴角。

不愧是叶修啊,方式真是简单粗暴,用更复杂的打法,把肖时钦抛给喻文州的问题又抛回去:要指挥还是要命。

 

QQ上收到喻文州发来的消息时,叶修正在做手操。

喻文州 19:26:07

前辈,这场很精彩。

叶修再次眯着眼看了看名叫“蓝雨的小手残”的分组,慢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不紧不慢地敲下一行字。

叶修前辈 19:26:15

要谢我吗?这怎么好意思。

然后把烧出一截的烟灰磕进了烟灰缸,再一回头瞥了屏幕,被烟呛出了声。

喻文州 19:26:29

呵呵,我人都是前辈的,前辈要我怎么表示感谢呢^_^

 

Fin.

谢谢阅读=W=

 

评论 ( 8 )
热度 ( 71 )

© 说书人拍着惊堂木道: | Powered by LOFTER